• 主题:2008年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候选人黄春贵访谈
  • 时间:2008年 12月 24日 10:00
  • 嘉宾:黄春贵,主持人

黄春贵: 要说历史,从专业的登山角度来说我们之前的准备是不够的,我是从学生登山社团出来的,我04年到中国人民大学,赶上人大“峰云社”成立,就是想跟大家一起玩就进去了,05年5月第一次接触雪山,我本身是南方人,没有真正攀过高山。05年才接触雪山,06、07年到08年,平均每年两次雪山攀登,在学校里面05、06是学生社团参加登山活动,06年9月到08年这一段时间是到中国国家登山队各方面的训练比较系统化,一天有一定的训练安排,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训练的内容都很详细。在学校是学生自主的,学生是以学业为重,周一周三晚上8点到10点在学校训练,主要是跑步,就是学生做的体育项目。周末会安排一天的时间到郊区香山进行一天的拉练。到国家队以后有了很大的差别,一天到晚就是训练,除了训练还是训练,都是系统科学的训练。在国家队把这个潜质锻炼.


黄春贵: 要说历史,从专业的登山角度来说我们之前的准备是不够的。我是从学生登山社团出来的,我04年到中国农业大学,赶上农大“峰云社”成立,就是想跟大家一起玩就进去了。我本身是南方人,没有真正攀过高山。05年5月第一次接触雪山,06、07年到08年,平均每年两次雪山攀登。在学校里面05、06是学生社团参加登山活动,06年9月到08年这一段时间是到中国国家登山队。这时各方面的训练比较系统化,每天有一定的训练安排,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训练的内容都很具体。在学校是学生自主的,学生是以学业为重,周一周三晚上8点到10点在学校训练,主要是跑步,就是学生做的体育项目。周末会安排一天的时间到郊区香山进行一天的拉练。到国家队以后有了很大的改变,一天到晚就是训练,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且都是系统科学的训练。我们要在国家队把潜质锻炼出来。


黄春贵: 都是系统科学的训练。在国家队把这个潜质锻炼出来,经过科学的训练把体能准备得更好,将近三年的时间在做准确的工作。


黄春贵: 主持人:中国教育新闻网的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进入中国教育新闻网直播间。关于“2008年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评选候选人物访谈”,本次访谈是和搜狐网联合举办。今天,光临我们直播间的嘉宾是“2008年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50名候选人物之一的黄春贵同学。黄春贵同学来自中国农业大学,也是今年登顶珠峰的奥运火炬手之一。让我们欢迎黄春贵同学的到来,欢迎您,黄春贵同学。


黄春贵: 谢谢。


黄春贵: 主持人:首先我们祝贺黄春贵同学进入围“2008年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评选”候选人。2008年对黄春贵来说是激荡人心的一年,也是铭刻一生的一年。今年5月他入选北京奥运会珠峰火炬手并在5月8日这天登顶珠峰,将北京奥运会圣火送上峰顶,黄春贵同学,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当时的心情吗?


黄春贵: 当时的心情很激动的,当时的事情很多是保密的,很多事情事前都不知道。我作为学生能够到珠峰已经相当的满足了,毕竟这样的机会很难得。这之前没有想其他的,就想把这个机会抓住,能够上去就行。到顶上以后,队长突然说给我这个任务,我脑子有一些空白,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的感觉。不知道做什么,反应非常迟钝的情况下,就是很机械的告诉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拿着火炬走的一小段,就是15米左右,那个过程中也不敢想其他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到我,在我点的瞬间是有颤抖的,点的第一下没有点着,当时非常的害怕火炬在我手上出问题;后来点着了,我是抱着火炬不能在我手上出任何问题的心态传完的。后来大家欢呼,心情是非常激动的。非常感谢有那么多人的支持,也感谢领导给我们年轻人的支持,非常的不容易。


黄春贵: 主持人:回想起来当时是比较激动的。


黄春贵: 是的。


主持人: 能够站在世界最高的地方是要付出努力的。您之前有多久的登山历史,平时有什么样的训练?


黄春贵: 要说历史,从专业的登山角度来说我们之前的准备是不够的,我是从学生登山社团出来的,我04年到中国农业大学,赶上农大“峰云社”成立,就是想跟大家一起玩就进去了,05年5月第一次接触雪山,我本身是南方人,没有真正攀过高山。05年才接触雪山,06、07年到08年,平均每年两次雪山攀登,在学校里面05、06是学生社团参加登山活动,06年9月到08年这一段时间是到中国国家登山队各方面的训练比较系统化,一天有一定的训练安排,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训练的内容都很详细。在学校是学生自主的,学生是以学业为重,周一周三晚上8点到10点在学校训练,主要是跑步,就是学生做的体育项目。周末会安排一天的时间到郊区香山进行一天的拉练。到国家队以后有了很大的差别,一天到晚就是训练,除了训练还是训练,都是系统科学的训练。在国家队把这个潜质锻炼


主持人: 在学校的时候,基本是体能训练,加强体质,增强耐力;那进入国家队后,主要是技术技巧的训练么?


黄春贵: 应该说,是技术结合体能,以及心肺功能。在山上呼吸困难的情况下,对肺部的要求非常高,下面要有专门的学习,柔韧、耐力,分块的进行训练,在学校就是自己瞎练。


主持人: 进入国家队前,技术性的、技巧性的、结合体能的、以及体操压腿这样的训练,和你进入国家队以后进行的训练,有哪些具体项目让你感觉对登山最有提高?


黄春贵: 以体操那样做柔韧性的练习我们也有,但是没有体操要求的那么高。我们要有针对性的训练,一个是攀岩,那就需要很高的柔韧性;还有一个是攀冰,在山里面很多冰,没有训练就不知道怎么走。再有是器械操作,在平地上一定要达到闭上眼睛不管做什么操作都可以完成的程度,这样在山上才能更好的保护自身的安全。

  在山上意志力会相对薄弱,意志会很差,就是靠惯性动作完成的,就是反复的训练操作的过程。还有雪地模拟负重,在山里面要走雪,我们事先模拟环境,在吉林北大湖那边走了十天,一天背十公斤沙子,雪没过膝盖,上午九点开始走一直走到下午,练得非常狠。


主持人: 进入国家队训练和平时训练是有不同的,我们再问一下,当你被确定为珠峰火炬手之后,之前做了什么样的准备活动?在这个时候,对你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黄春贵: 进入国家队是06年9月,之前都是在学校登山社团里面。为什么去国家队,中间有一个铺垫。06年10月,我们登上世界第六高峰,我和一个女队员代表学校去的,上到了8000米。有了这个过程我对珠峰有了更好的准备。后来国家要组建珠峰国家队,有了这个条件以后,我们比没有这样经历的人更容易被选择。选拔的时候进行了一天的体能测试,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一开始是10000米,项目不间断的在测。我们以前没有那么大的强度,下来以后缓了半个多月身体才缓过来。我觉得,主要是以前我们在社团里得到认可以后才有机会参加国家队,才会出来。之前的准备主要是学生的登山,首先要有雪山经验。


主持人: 从珠峰回来以后,奥运会举办期间,你当时在做什么?参与过圣火传递以后,你成了很多年轻人的榜样,是否对你的校园生活带来了变化?


黄春贵: 变化肯定是有的,活动之前也不知道最后是什么结果。本身这个活动有两年是在国家队的,学业有一定的耽搁。不能在学校学习,家长,老师各方面来说都很难办;一方面是国家的任务,一方面是学业,挺难的。最后我们去那边学校放宽了政策,我们一边要训练,一边要学习。因为期末要回来考试,所以不想延缓毕业,白天训练,晚上看书,为期末考试做准备。我们的这次登顶活动跟以前的登山活动没有多大的差别,就是多了一个光环,便是国家任务。没有想到有那么多的关注。那天在山顶看了直播,有多少人看到我了不知道。我下来以后,各方面的变化都来了,各方面的问候都来了,才知道关注力。知道回来以后必定有很多的变化,一定要适应新的变化。我是5月15日回到学校,6月18日面临毕业,有很多事情该推的就推,赶紧忙毕业的事情。因为毕业论文还要做,时间很紧,只想着能够毕业就好了。最后也是努力补考,各方面都过了以后学校才给予毕业。我现在是在一个公司的俱乐部工作。后来开奥运会了,看到那么多的志愿者很想去,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志愿者是事先定的嘛,还是很高兴的,有幸去观看了开幕式。


主持人: 男生一般喜欢打篮球,踢足球;你为什么喜欢登山这种危险性比较大的运动,是什么影响了你?


黄春贵: 我也很喜欢打篮球的,但是我“海拔”有点低。为什么走进登山,最初的兴趣不是登山。我是从本身是比较好动的人,我从农村出来坐着闲不住,我还是喜欢动。来到北方上大学,感觉冬天太冷,很多人都呆在屋里不出去,我想我得出去。后来看到社团里面老的队员在操场上跑,我说这些人怎么天天在一起跑,就问他们做什么,后来知道了社团,就参加了。平时跟他们训练,训练以后体质上有一些优势慢慢的显现出来,社团选登山队员的时候就选择了我,我也就进入了登雪山的行列。在山上不知道是什么状态,感觉能去一趟也很好,因为其他人高山反应很严重,我本身是从次高原下来的,适应性比较强,在山上感觉还比较好。第一次登山之后,他们说这个人可以培养,就作为重点来培养,我到这种程度慢慢的把心放在社团,不愿意离开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社团的队伍,因为一起登山,要共同面对很多困难,要面对生与死的挑战,这样一群朋友做事情,对学生来讲会有很大的震撼。


主持人: 听了你的介绍,很好奇你以往的登山经历中是否有些惊险的故事。因为大家知道,登山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危险。在这里,能跟网友分享一下这种特别的经历吗?


黄春贵: 登山有不确定性,危险时刻都有。我刚起步那几年登的是成熟的山,路线很成熟,很多教练陪着,很少意识到危险的存在;等到自己要带人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困难有很多。07年测试回来以后,学校社团要到青海登山,我们刚从那边下来,就接了这个学校登山队队长的职务,因为这个路线是我第一次走在最前面,事前没有做队长的经验,会有什么情况我们自己也没有底,就是在前面边走边探路,我们和后面的队员通过绳子练在一块往前走,因为在山里如果不清楚路踩空了掉下去了没有人可以救你,就必须有绳子连在一起,如果你倒了后面的人可以拉住你。我们走着也不知道路线是什么情况,用冰镐敲,因为敲的力量不够,人过去的时候就掉下去了,后面的还没有反映过来又掉下去,很恐怖的,我们后来探明了以后那是一个很深的不见底的雪坑。还有雪崩,如果要绕着走,不能在下面走,06年有一个地方在修路,我在旁边走,看到那个雪下来了,很恐怖的,从另外的角度来说虽然恐怖但是很刺激,更加吸引了去探险,这个活动有很大的魅力。现在登山越来越科学化,从理论结合实际,科学的操作可以避免危险,突发事件没有办法避免的话就是命运的问题了。


主持人: 登山除了对体能和技巧的要求,装备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给大家讲讲自己的第一套装备是什么时候购置的?


黄春贵: 在山上来说装备就是生命,没有装备即使是能活也活不了多久。现在装备越来越精细,我们在学校里面是没有装备的,本身家庭条件也不允许花这么多钱。我很喜欢学生登山,首先很锻炼人,在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情况下来做这个活动,你就要想办法怎么做,找组织外联拉赞助,这是很锻炼人的。我们是通过社会上找各方面的赞助,不管是衣物还是食物的,像苍蝇乱撞,撞到什么是什么,刚开始在社团里面到处跑,有一些赞助商对学生社团有支持的,确实可以找到一些。学校第一年登山是探路者品牌赞助我们的,衣服,鞋子,所有的装备都是赞助的。这些赞助都是属于社团的,真正属于自己的装备就是进国家队以后,因为不用买了,国家的任务是有资金的,直接配好的,一下子就什么装备都有了。


共55条记录  |<[1][2] [3] >|转到
* 访谈内容只代表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