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2008年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候选人黄春贵访谈
  • 时间:2008年 12月 24日 10:00
  • 嘉宾:黄春贵,主持人

主持人: 自己的第一套装备是进入国家登山队以后,国家配发的,算是工作服?


黄春贵: 对。


主持人: 登珠峰的装备和平时登一般山峰的装备一样吗?是否有区别?


黄春贵: 区别肯定有。雪山有划分,7800米往上属于8000米等级的,对装备的要求比较高一些,首先从衣服上看,7000米以下的雪山穿冲锋衣,羽绒服都可以的,这是一般的户外装备都可以接受。但是珠峰的时候衣服的重量有要求,要达到一定的重量,鞋子是高帮的,像丝袜一样套得很高的靴子,还有风镜什么的。中等的需要三四万,高档的得十多万。


主持人: 你是得益于“峰云社”的活动推广,介绍一下你们社的活动,除了通常的训练是否组织大家参加比赛?


黄春贵: 社团起步和其他的社团不太一样,我们当时因为得到了学校领导和登山协会的支持,起步稍微高一点,起步选择的路线,走的方式跟其他的社团也不一样,我们刚开始是选择商业登山,会要求名额,有组织,别人保障安全的登山,这对学生来说是很好的选择,登山毕竟是依赖性的登山方式,现在正朝自主性的方向发展。

现在社团已经走到正常化的程度,我们在学校里面是属于很大的社团,学校有一文一武两个影响力非常大的社团,文是学生自己写稿,已经十多年的一个社团。武是起点高,取得的成长也是非常快的。学生在学校里面会有交流,这是一个登山的组织,各部门有分工的,学校里面有攀岩活动,社坛里面只要有符合学生条件的户外都会去,也是为了打社团的品牌。今年大学生攀岩锦标赛我们学校也参加了,当时我在学校还参加了户外挑战赛,就学生这块参加活动还是很有优势的,体能比社会上除了专业的人我们就是最专业的了,肯定会经常参加一些比赛,能拿到名次最好,拿不到也是一次锻炼。


主持人: 看了一些对你的报道,为登顶珠峰耗时差不多两年,你刚才说差不多三年了,可能会影响你的学习,你说了两头跑,尽量做到兼顾,当时你担心是否延缓毕业,现在看来并没有影响到你,作为一个过来人,能否给后来的学弟说说学业和社会活动如何做到兼顾,怎样做到平衡?


黄春贵: 在大学生社团这是非常突出的问题,也是非常大的矛盾,要想在社团里面做出成绩必定会影响学业,要达到平衡,说实话很少有人达到最佳的结合点,社坛里面的有一些人物会做得不错,有出国的,有保送清华的,我本人来说没有那么优秀,要跟本身的定位不一样,真是想在学业方面有成就,想从学业走出路的话,本身会想到之间怎样协调,时间的重点放在哪就得自己考虑,我最初来的时候,本身对这个专业是感兴趣的,后面转到这方面了,因为我的兴趣发生了变化,我的定位不是在专业上取得成就,是把学业完成能够在社团里面更加锻炼自己,这样的定位相对容易一些,因为大学里面的课程就是那样,想考过不是太难,但是想取得好成绩挺困难的。我这样的定位,考过没有问题了,考过就可以了,我主要的精力就放在社团这边。


主持人: 你现在做了一个很好的平衡,对于兴趣的转变也做了选择,你将自己的兴趣作为以后发展方向,也没有耽误大学的学业。这也是给学弟学妹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告诉他们是可以兼顾下来的。


黄春贵: 对,一定是可以兼顾下来的,主要是自己做什么合适,朝长期的方向发展,在社团里面锻炼自己。


主持人: 我们知道你是学水利水电工程的,因为经历了登顶珠峰,又是火炬手,经过这样一次壮举应该说是登山运动界的名人,现在已经进入登山运动行业了,对自己以后的发展有没有一个长远的规划?比如说是否再选择专业对口的工作呢?


黄春贵: 从我现在的角度来说回去做本专业不太可能,我现在的兴趣放在这边了,主要会从这方面发展,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至于说长远的计划,同我本人内心的角度来说是希望登更多的山,现在条件所限,一个人做不了,登山是耗费时间和金钱的项目,要做必须得有人支持。现在有是一份工作先做着,先积累经验,到一定程度有了一定的社会资本了,再登更多的山,主要的兴趣还是在登山这方面。


主持人: 无论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我相信你都会取得很好的成绩,你的家人和朋友,还有关注你的网友,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你,祝福你,下面进入网友问答的时间。


网友: 看到报道说你的饭量很大,我们听说菲尔普斯的饭量也很大,跟他相比较的话你俩谁更大?


黄春贵: 我们回来以后参加了央视的一个节目。谈到对我这个云南人的印象,他们说我特别能吃。搞户外运动对体能的消耗是非常大,我农村出来,家里干活会很重,消耗大吃的肯定也多。登山的社团吃的多是一个传统。我们社团里就有一个经典笑话,在四川登山下来以后吃了18碗饭,就叫18碗。我在登山的时候从头吃到尾,他们看我一直在吃,感觉饭量很大的。我在学校里面很正常的,就是三四两的样子,我一般是消耗大的情况下才会吃很多,个人认为是很正常的。


主持人: 替我们的黄春贵同学辩护一下,吃得多只是对体能消耗的一种补充,他不是经常这样的啊。


黄春贵: 呵呵。


网友: 听说你在登顶珠峰之前有一个愿望,想带父母来一趟北京,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黄春贵: 现在已经有条件实现了,但是还没有做。下山之后很多人听到我的想法,想帮助我,挺感激的。我父母因为是地道的农村人,受不了城市的那份热闹,所以想奥运会结束以后再把父母接来。我们那个地方只是在电视里面可以看到天安门。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家里人非常的兴奋,不管是什么学校至少是来到北京了。我父母已经50多岁了,的确应该带他们来一趟,我想等把工作做得更好一些后再带他们来北京。


主持人: 带父母来看看北京天安门,看看你的大学,看看你的“峰云社”。


黄春贵: 是的。


网友: 有人叫你“野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绰号呢?


黄春贵: 这还是社团里兄弟给起的。最初是因为我来自云南,在我们那一届以前,很多外面的人对云南不太了解,云南是属于有点原始,我04年刚来的时候,班里人做自我介绍,我说我是来自云南的,很多人诧异,说云南的人怎么看着这么正常,他们感觉云南来的人应该很怪异,他们还问我你们那里是不是经常闹鬼。我们那里跟其他的地方没有太大的差别的,他们这样的问题让我很奇怪,他们感觉云南来的,体能不错,吃的又多,感觉我非常怪,就说云南来的就是野人,后来就是这样叫起来了。


主持人: 这和大家固有的社会偏见以及接受知识的程度有关系。可能是因为大家没有去过云南那边,造成了地区间的误解,才产生了这样的绰号。还有网友问你有没有开博客?


黄春贵: 曾经在搜狐写过博客。但我在写东西方面不是很擅长,很少会静下心来写东西,如果能静下心,还是能写一些东西的,希望以后能做得更好一些。


共55条记录  |<[1] [2][3] >|转到
* 访谈内容只代表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