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振元: 人们往往把下一级的教育只看成是上一级教育培养学生的环节,而对教育终极目标的关切不够,甚至有所偏离,这也是偏离素质教育这一战略主题、形成应试教育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无论是科学技术,还是社会经济的发展,都提出了对人才创新能力培养的更高要求,而如何统筹中学教育和大学教育,使两者衔接沟通更加顺畅,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相统一,让学生自身禀赋基础上更加具有创新精神和能力,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瞿振元: 我深刻认同上届峰会已经达成的共识,即创新人才从基础教育抓起,大、中、小学有机衔接,学校家庭社会有机配合,营造尊重创新,鼓励创新的创新文化,形成有利于创新人才培养的环境和氛围。我长期从事高等教育研究,我更强调高等教育要向下看.我说的向下看不是高考招生活动中的生源大战向下延伸,也不是单纯在中学增加以大学本身发展目标为指向的大学教育,而是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整体性的相互衔接,无论是内容还是方法,各个方面都应该衔接,特别是面对大学全体学生的素质教育和高中素质教育之间的相互衔接。


瞿振元: 第二就是在少数拔尖人才培养的问题上,大学教育与高中学生创新两者之间的相互衔接,更要着眼于面向全体,其中也要选拔特别优秀的学生,而不是我说的生源大战的延续,更不是补充一些课程,我觉得这也是大学教育教学改革自身的一个重要内容。相信各位校长和嘉宾们一定会在这个论坛上激昂思想,探求真理,为我们所面临的共同的教育的新课题提出真知灼见。最后预祝大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翟博: 现在有请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张大良先生发言。


教育部高教司司长 张大良: 尊敬的各位校长、专家,大家上午好,第四届著名大学中学校长峰会今天开幕了,在此我谨代表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对峰会的召开表示最热烈的祝贺!


张大良: 创新人才的选拔和培养是一项系统工程,贯穿各个学段的学校教育,涉及教育教学的各个环节。举办著名大学中学校长峰会的重要使命,就在于推进教育教学综合改革,尤其是在学生选拔方式和培养模式上打破常规,大胆实践,勇于创新,营造创新人才脱颖而出的良好的环境和氛围。


张大良: 早在2003年,教育部就启动实施了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改革的试点工作。十年来,试点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试点高校数量由最初的22所已经增加到去年的90所,招生规模从当年的不足2000人已经增加到去年的十万七千人,试点工作为进一步改革完善高考制度、落实高效招生自主权、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积累了有利的经验。


张大良: 开展高校自主招生试点工作就是选拔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优质学生,它的特点和意义在四个方面。一是初步探索确立为高考为主的选才观念和选才标准,尝试用开放多元的方式对学生进行综合评价,对社会选才观的转变起到积极的引领作用。二是既讲自主又讲自律,做到条件明确,程序规范,办法公开,结果公示,探索高校招生自主权实现的有效途径和方式。


张大良: 三是激发广大教师选才育人的热情,选择培养一批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学生。四是在坚持统一高考录取的基础上开辟形成自主选拔录取的新路子,既坚持现行的高考制度,又较好地弥补了现行高考制度的某些不足。自主选拔录取的改革成果已经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


张大良: 近年来,部分高水平大学认真贯彻落实教育规划纲要,形成了一系列可供借鉴的案例。例如,同济大学携手全国20所知名高中共同推出了“苗圃计划”,在学生的选拔方式和培养模式上进行了综合改革,自主选拔兴趣特长突出、有发展潜质的高中生。上海交通大学在江浙沪三省市实施自主选拔科技创新潜质人才的试点,实现大学与高中人才选拔的对接。东南大学实行中学生综合素质教育管理系统,等等。这一系列改革创新的案例为中学与大学联动改革、协同育人做出了有益的探索,积累了难能可贵的经验。


张大良: 各位专家,选拔和培养创新人才是大学和中学、社会与政府的共同责任。我们高教司将继续关注峰会所汇聚的全新思考和创新实践,同时也期待参与峰会的中学和大学在创新人才的选拔方式和培养模式的理论和实践探索上取得新突破,做出新贡献。最后,衷心预祝第四届峰会圆满成功,谢谢。


翟博: 谢谢各位的精彩发言。本次峰会的开幕式到此结束,接下来是专家报告部分,将由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李功毅先生主持,谢谢大家!


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 李功毅: 各位校长、老师、同学、朋友们,上午的后半段峰会活动安排了主题演讲。我们一共有六位大学和中学的校长演讲。首先有请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教授给我们演讲,大家欢迎。


清华大学副校长 谢维和: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领导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向大家汇报一下自己的思考。我今天发言的主题是大学与高中之间衔接是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突破口,我想提出这样一个看法。


谢维和: 我们一定要关注衔接。近三年我在《中国教育报》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包括从高中的角度、从基础教育到大学预科、从教育的连续性和间段性谈了高中教育的定位,以及中国的高中教育是否正在发生转型,这些文章引起了一些讨论,大家对高中教育做了进一步的思考。同时,我也从大学的角度写了几篇文章,如《谈高中和大学的三种关系》、《高等学校的三种入学形式》等。


谢维和: 其实,这些研究着眼于一个基本的目标和看法,就是希望从高中和大学的角度分别关注高中和大学的衔接。实际上,写这些文章主要是促进大学和高中的改革,综合目标是要促进两者的衔接。所以,我想主要讲一下衔接的价值。


谢维和: 首先,衔接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教育学中的一个基础理论和问题。个体成长的阶段性与教育的阶段性之间有矛盾,不同教育类型之间也有矛盾。怎么做好衔接,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


谢维和: 其次,大家也知道,高等教育与中学教育如果衔接不好,就造成了两者的分离。教育家杜威先生有一句名言,我们说教育这个浪费、那个浪费,实际上最大的浪费是分离、脱节,这是我们教育改革必须努力攻克的一个难题,甚至是中国教育体制改革过程中的一个病症。


谢维和: 我想说的是,在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在不同的教育阶段,包括高中和大学之间衔接体制的合理与否,直接关系到中等教育与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是整个教育体制中具有高度关联性的一个战略要点,也是评价一个教育体制设计水平高低的标志之一。一个教育体制好不好不光是看各阶段的教育教学质量好不好,更重要的是看不同阶段之间衔接得好不好,这是衡量和评价一个体制好不好的重要标准之一。


谢维和: 某种程度上,中国教育老说要体制改革,要突破改革和教育发展的体制性障碍,这是我们的体制性障碍之一,也是我们评价衡量教育体制改革好与不好,能否取得成果的一个重要检测点和标志。


谢维和: 当然,这些年我们国家教育体制改革对高等教育与高中教育的衔接越来越关注,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越来越重视人才的培养质量。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衔接也是一个教育体制的人才培养质量高低的重要边界条件,特别关系到创新人才出现和成长的重要体制性基础。可以这样讲,如果高等教育与高中教育衔接不好,我们的创新人才培养势必都是偶然性的现象。


谢维和: 近年来,我们国家的教育体制改革,特别是在大学与高中的教育衔接上,取得了很多成绩,具体来说有六个方面的模式和进展。一是建立高中阶段创新人才培养的实验学校,包括实验班、试验项目,通过与大学和科研院所的合作,探索有利于拔尖人才创新培养的课程体系教学方式和考核,总结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机制。


谢维和: 二是高中与若干重点大学建立合作协议,联合建立科技新体验实验室,请科学家、教授到学校作讲座,为学生搭建健康成长的平台,为拔尖创新人才搭建平台。三是在培养机制上着力构建高中与大学、科研院所等机构协作培养的整体机制。高中教师到大学学习,了解大学的知识发展与进步,使高中教师进一步胜任创新人才培养。四是引导高校与高中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由早介入招生转变为早介入培养,形成高中与高校的合作机制。鼓励高中学校面向全体学生开设大学先修课程。五是建立若干联合培养计划。六是开发大量的选修课。


谢维和: 我也许概括得不是很全面,但我国目前高中和大学之间的衔接总体是在这六个方面。有一次,我在北京12中跟全国的一些高中校长专门讲了这六种形态。所以,从这个角度讲,高中跟大学之间的衔接无论是作为一个科学问题还是在理论实践上,都引起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同时也逐渐成为大家高度重视和共同参与的活动。


谢维和: 其次,高中衔接与大学衔接的若干问题。目前衔接层面存在的主要问题可以大致概括为以选拔代替衔接。这句话是指什么呢?就是指目前在大学和高中之间衔接的过程中,我们往往认为高考就是衔接,把大学对高中学生的选拔作为两者衔接的基本机制。当然,这是需要说明的,换句话说,高中跟大学之间的衔接面实际上是很宽的,但是我们现在仅仅认为或者在体制上仅仅把高考作为一个衔接机制,这样是把大学和高中的衔接局限在高考上,这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了我们的衔接。


共200条记录  |<[1] [2][3] [4] [5] ... [8]>>转到
* 访谈内容只代表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