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彭芝: 一是培养孩子的自学能力。自学,既是自己学习,更是自主学习。自己学习好理解,自主学习是指在自己学习中有独立的思考。相比之下,自主学习是更重要的自学。人的一生,小学六年,中学六年,本科四年,硕士三年,博士三年,在校跟着老师学习时间是二十二年。


刘彭芝: 目前人的平均寿命是七十三岁,由此可见,人的学习绝大部分时间是自学。有人预测,在中等发达国家,人人都接受过或多或少的学校教育,传统意义上的文盲已经消亡了。以后,文盲这个词也许指的是那些离开学校后不能通过自学来更新知识的人。


刘彭芝: 进一步讲,即使是在学校学习期间,我们自学的东西也肯定比从老师从课堂上学到的东西多。再进一步讲,即使是听老师讲,也要加入自己的思考。因此,自学才是学习的常态,才是学习的核心。有创新能力、出创新成果的人,肯定是自学能力强的人,这中间完全可以划等号。


刘彭芝: 中学培养创新人才,最重要的就是向内下功夫,即激发学生自学的兴趣,增强学生自学的自觉,培养学生自学的习惯,提高学生自学的能力。这一点,过去很多人认识不够,现在应该大加强调、反复强调。


刘彭芝: 二是培养孩子的问题意识。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学问学问,学必须与问连在一起,而且“问”是学问的发动机。人类社会就是在不断的发现问题、回答问题、解决问题中进步的。创新人才,首先是善于发现问题的人才,而且是善于在众多问题中发现核心问题的人才。阿基米德在浴缸里想出“阿基米德定律”、牛顿在苹果树下悟到“万有引力”,他们都是发现问题、思考问题、解答问题的高手。自然科学如此,社会科学也不例外。


刘彭芝: 马克思、恩格斯对全人类的不朽贡献,就是发现了资本主义的根本问题,并为解决这个根本问题找到了正确答案。因此,所有创新人才都是“问题中人”。没有问题,就没有创新。发现并解决了小问题,便成就了小创新。发现并解决了大问题,就成就了大创新。中学培养创新人才,一定要鼓励孩子善于发现问题、敢于提出问题,一定要培养孩子在回答问题、解决问题过程中的专心致志、锲而不舍。问题意识,是创新人才培养的一把金钥匙。人生为一大事来,这一大事,或许就是发现并解决一个问题吧。


刘彭芝: 三是培养孩子的协同精神。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越来越重视系统性和协调性。适应这种变化,科学研究和各种创新也越来越体现出协同性。今天,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几乎每一项大的创新都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而是一个团队在联合攻关。这种团队联合攻关的规模一天比一天大,阿波罗计划可以说是国家团队在攻关,人类基因组计划已是国际团队在攻关了。


刘彭芝: 最近,美国白宫宣布启动“推进创新神经技术脑研究计划”,奥巴马在2013年初的国情咨文中表示,这项计划将让科学达到太空竞赛以来一个从未见过的高度。“脑计划”又是一个国际团队联合攻关的大计划。“协同创新”已成为当代创新的主要形式,也是当代创新能最终成功、能产生巨大效益的根本保证。中学培养创新人才,必须认清这种趋势,顺应这种趋势,从娃娃抓起,培养孩子的团队精神。


刘彭芝: 对中国的创新人才教育来说,培养孩子的团队精神还有其特殊意义,因为现在的中学生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团队精神先天不足,更需要后天培养。有没有团队精神,愿不愿意、善不善于协同创新,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国创新人才培养的质量。


刘彭芝: 中学创新人才培养涉及的问题很多,我在这里只讲自学能力、问题意识、协同精神,是因为这三个方面以前重视不够,值得强调。


刘彭芝: 关于第三个关节点,输送,是中学创新人才培养的第三个关节点,也是最后一个关节点。这个关节点打通了,中学创新人才培养也就功德圆满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关节还没有打通。中学里发现和培养的一些创新人才,特别是创新人才中的偏才、奇才、怪才,还没有成型的输送渠道。


刘彭芝: 中国有崇文重教的传统,独生子女政策,让这种崇文重教变本加厉,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在现行的高考制度下,中学培养创新人才,培养出来后能不能进入理想大学,成为压在大家心上的一块巨石,成为学生、老师、家长、社会都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刘彭芝: 在现行高考制度难有大改革的背景下,就如何打通中学培养创新人才的输送关节,我有两点具体建议。一是以输送中学创新人才为坐标,对现行的高校自主招生制度进行量身定制式的改革,让自主招生变为创新人才的绿色通道。


刘彭芝: 二是在北京、上海、西安、武汉、成都、广州、沈阳等各大区域的核心大城市,各试办几个早期拔尖创新人才培养基地,这些基地由中学和大学联合创办、共同管理,实现新的教学方案,特别是实现创新人才培养上的中学大学一条龙,为中学创新人才的输送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


刘彭芝: 世界上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想,关于打通中学创新人才的输送渠道,大家一定还会有更好更多的建议。围绕本届峰会的主题,我就中学培养创新人才的三个关节点谈了一些体会。这三个关节点环环相扣,是个系统工程。打通头尾两个关节点即选拔和输送,基本上是个战略问题,中间一个关节点即培养,基本上是个战术问题。


刘彭芝: 相对而言,解决战略问题要困难一些,解决战术问题要容易一些。但不管是战略问题还是战术问题,只要上下同心、左右协力,大家一起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勇于探索,大胆实践,肯定都会有解决的办法。让我们共同努力,担当起培养创新人才这个神圣使命,以培养创新人才为突破口,推动中国教育迈上新台阶、进入新境界。为了不占大家的时间,我就先说这些。谢谢大家!


李功毅: 谢谢刘校长的演讲。第三个做主题演讲的是北京工业大学校长郭广生,欢迎郭校长。


北京工业大学校长 郭广生: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校长们,大家上午好!很高兴有机会在这里为大家做演讲,我就结合我们学校的实际情况谈几点。


郭广生: 一、关于创新人才培养的再认识
创新人才的培养是一项系统工程。进入21世纪,伴随着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世界各国都把高等教育置于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这一重要战略地位上加以认识。当前,中国的高等教育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培养大批创新人才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时代的迫切需要。


郭广生: 1.创新人才培养要分类型,地方高校是培养应用型创新人才的主阵地
《教育规划纲要》指出,要“努力培养造就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数以千万计的专门人才和一大批拔尖创新人才。”这些不同层次的人才都包含着创新人才,创新人才的培养是分类型的。不论是何种类型的创新人才,其核心要素都是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创新人才培养的本质特征在于要着力培养学生具有创新思维和创新人格。当前,我国已逐渐建立起培养学术型人才、应用型人才、技能型人才的高等教育分类办学体制。学术型人才培养和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已经取得一定成果,唯独对于应用型人才的培养方式、方法还不够明确。只有在造就了大批应用型、技能型人才的基础上,才能造就大量拔尖创新人才,这是“人才金字塔”定律。


郭广生: 根据我国高校类型及发展走向,地方高校已成为培养应用型创新人才的主阵地。在我国高等教育由精英教育走向大大众化教育的跨越式发展的过程当中,地方高校直接承担了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任务,也直接承担着经济社会转型对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培养需求的主要任务。没有地方院校应用型人才培养质量的普遍提高,也就不可能有大批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实现。


郭广生: 2.创新人才培养是接力赛,中学和大学之间要传好接力棒
创新人才的培养和造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同一场接力赛,中学和大学之间这一棒的衔接非常重要。以前我们总是讲创新人才培养是高等教育不断追求与探索的永恒主题,但是从教育系统整体性的视角来看,创新人才培养与造就应该是贯穿于人的整个一生、永不间断、连续进行的过程。只进行某一阶段孤立的研究和改革,创新人才的培养都会如入囹圄,举步维艰。培养创新人才,不仅是高校的责任,更是整个教育系统的共同责任与使命。


郭广生: 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是整个教育链条中两个非常重要的组成环节,二者分属于两个不同的教育阶段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具有各自特定的性质与特点。但是,创新人才的培养是一个全过程的问题,在创新能力培养这一点上,两个阶段人才培养的最高旨趣应是一致的。在中学阶段,应突破传统以知识传授为定位的“知识导向型目标”,以学生志趣的发掘为导向,构建以学习兴趣、质疑能力、探究能力为核心的“能力体系”,才能真正为学生到大学探究高深学问奠定基础,这对于高中生的职业定向、专业选择以及人生的未来规划也是非常有价值的。唯有把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作为一个整体系统来统筹考虑,使二者能够在保证自身独立性的前提下相辅相成,才能为创新人才的培养注入持续的推进力。


郭广生: 3.创新人才培养是一个需要政府、社会和学校等各方面共同努力的系统工程
中国人口数量世界第一,大学生数量也已位居世界第一,应该说这为各种天才人物和创新人才的产生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良机。但是,正所谓“为育新才,先培沃土”,如不具有产生天才和创新人才的合适“泥土”和环境,那些潜在的天才和具有创新潜能的人才,也难于破土而出。


郭广生: 努力构建有利于各种创新潜能竞相迸发的制度环境。创新人才的形成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的过程;相应地,创新人才培养是一个需要政府、社会和学校等各方面共同努力的系统工程。大学毕业生只是创新人才的“毛坯”,而要真正成长为创新人才,还有赖于他们在一个良好的社会生产和实践环境中,要在体制、机制上下功夫,形成有利于创新人才的造就和竞相涌现创造丰厚的土壤。


共200条记录  |<[2] [3] [4][5] [6] ... [8]>>转到
* 访谈内容只代表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