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中国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典型经验现场研讨会
  • 时间:2013年 11月 24日 08:00
  • 地点:湖北省襄阳市
  • [中国教育新闻网]: 今天的会议直播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关注!--[12:54:43]
  • [主持人]: 谢谢姚局长!我喜欢尼采的一句话:没有精神的情绪就是神经。所以我用这句话证明,我不神经,我精神!在此,我送给大家两句话,这也是写在中国教师报版面上的两句话,第一:让一个人呆在不进步地环境里就是假慈悲。第二:为特定事业做贡献的人,让全世界为你让路!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再见!--[12:53:47]
  • [姚志强]: 我欢迎在座各位明年到我们金州新区进一步指导我们工作,共谋教育发展大业!--[12:50:36]
  • [姚志强]: 中国教师报这样写到,在那样一所学校能看到唱歌,这个学校没有补课,也没有那种军事化管理,但是如果用高考分数来评价,如果用北大清华的指标评价,每年有六到十个孩子走到北大、清华,如果说综合素质,这个学校连续两年获得综合素质大赛的第一名,一共有三个学校,那两个学校是大连市的顶尖学校,这个学校有自己的高品质课堂。--[12:50:22]
  • [姚志强]: 这个区域总共有600多所学校,基础教育公办学校有86所。这个区域的学校有特色、有文化、有内涵、有质量,是全国基础教育中心区,也是东北唯一的一个课改综合改革实验区。既然是综合改革实验区,有他们的特点,有他自己探寻的思路,在我们那个区域的高中没有补课。--[12:50:01]
  • [大连市金州区教育局副局长姚志强]: 大家好!这次来很感谢中国教师报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给我这次机会,同时邀请各位朋友到我们大连金州地区去作客。当时小平同志给我们金州区题词是:神州第一区。这个区域有四个特点,第一个有碧海,第二有蓝天,第三是居住的城市,第四是有经济价值。--[12:48:37]
  • [主持人]: 最后一个环节,掌声有请大连金州教育局副局长姚志强跟大家见面。--[12:46:10]
  • [主持人]: 谢谢吴教授!如果说我们的教育不需要英雄,但是一定需要先驱者,在我看来教育不仅仅需要批判,更需要建设,我们既能解决问题,又能符合专家地理论拷问。改革很难,谁都知道,但是再难都要做,有什么可难的,只要找到了路径,有了信心,就不难。如果自己的孩子有病,没有一个人说难,为什么不把中国的孩子看成自己的孩子,把每一个教育局长都当成一个使命,天下兴亡,我的责任,不能够推翻一种旧的教育,死不瞑目,更何况搞改革的人不能死。--[12:41:27]
  • [吴景松]: 最后一个意识因为是综合改革,所以我们要特别强调共生共荣,今天这个社会整个就是一个生态,如果违反这个规律迟早要付出代价,就像今天看到雾霾一样,北京五个亿至少已经开始行动,所以今天到这里,希望我们在座每一个人一起进行教育改革,我和他始终都在你的身边,谢谢大家!--[12:39:57]
  • [吴景松]: 第四种是生命意识,刘老师刚才说的事情,那位家长实际上对生命没有理解,一个人生命都不存在了,其他还说有什么用呢,我们目标是什么呢,最基本生命意识就是关注我们的成长。只有在成长过程当中,才会体验到我们的幸福感和幸福指数。--[12:39:41]
  • [吴景松]: 第三我们讲创新意识,我们老师经常讲,比别人先想一步,比别人先走一步,比别人先跳一步,最后比别人先到半步,所以创新主要是为了理论化,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有一套自己的话语权。--[12:39:30]
  • [吴景松]: 第二种是实验的意识,是为了科学发展。因为改革,我们讲它的福利在哪,改革的东西在哪,一定要通过实践,我们做过很多开发,一定有实验的过程才敢放心的推进。--[12:39:12]
  • [吴景松]: 最后,一定要保障社会力量参与的渠道,这个渠道一定要畅通。我认为大力推进教育综合改革,要有几种意识。第一种是大局意识,因为在综合改革时候,是考验地方政府的政治智慧,我们从来没有讲违背政治智慧来推进任何一项改革,不管是教育的改革是很难得到认可的,也注定了以失败为终。--[12:38:35]
  • [吴景松]: 所以我们想到从社会的角度来讲,因为我们教育是一种公益事业,尤其在基础教育阶段,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做推进教育满意度的改革,就让教师让学生来回答教育的发展,让家长来答复。这个改革没有那么恐惧,我们已经在做了,当然数据还没有出来。--[12:37:41]
  • [吴景松]: 第三我们学校里面一定要培养学校的中层管理干部,实际上中层管理干部在学校里面发挥相当重要的作用,没有这个梯队很多事情不好办。在学校里面大家关注一点聚焦课堂,我们说课堂教学模式化都不简单,称之为一个模式,那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但是我们怎么来做,我们这些词的提法跟我们的行动能不能吻合,如果没有办法吻合,别人一讨论,你回答不出来。--[12:36:53]
  • [吴景松]: 第二我们的教本课程能不能科研化,或者说与实践一体化,不能做一个没有,一种运动式的,领导一检查,弄一个,过两天又没有了,形成一种长效机制。--[12:35:48]
  • [吴景松]: 第一,现代学校制度最关键是解决什么问题,解决学校内部的治理机制问题,就是这种权力怎么下放,让教师和学生动起来,这里贯穿一个理念平等和误会,教师的成长就是学生的发展,学生的发展就是教师的成长,首先解决这个机制,而且我们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里看到,以前不敢提的,我们可以说公平提了20次,改革提了137次,制度提了123次。--[12:35:32]
  • [吴景松]: 第四我们建立很多体系,而且里面有很多问责,我们能不能问自己的责。下面从区域层面上我讲四条建议。--[12:34:57]
  • [吴景松]: 第二就是现在教育管理一定要实施信息化,教育管理是什么,就是资源扩大化,让很多人第一时间获得资源。我们讲新来学校的教师,三到五年的教师,五到十年的教师有没有不同,我们做了很多功课,但是培训的效果不是很好。--[12:33:50]
  • [吴景松]: 第三,我们讲到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绝对不是公平化,第二是科研引领,第三是创新发展,我们讲在一个区域里面讲综合改革肯定有这三个方面,我们以前很多地区,可以借脑,走出去,请进来,现在不行,必须要建立自己的智库,这个智库不仅仅是大的专家引领,还有政策的引领,还有学校校长、教师包括家长,这个智库非常有讲究。--[12:3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