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崔其升教育思想研究会成立大会
  • 时间:2014年 11月 09日 08:30
  • 地点:山东淄博杜郎口小学
  • [中国教育新闻网]: 本次直播到此结束,谢谢观看!--[17:27:13]
  • [主持人]: 谢谢。几位嘉宾他们谈的这些观点每个人都会汲取到有用的一面。我提议在座各位再次用热烈掌声感谢台上的几位嘉宾,谢谢大家!--[17:26:43]
  • [李平]: 现在,来到北京接手了我们学校所谓最差的班,我现在班级要改好学生首先要把自己先变成孩子,怎么样在学习每个环节里关注到孩子情绪体验,让他们情绪状态和情感体验达到最饱满,刚才我跟某位老师交流,别的班孩子们开始读书就好了,但这个班要说孩子们要这样读书,孩子们觉得有意思就爱读书了,等到小组讨论的时候一会儿几组几好展示,这个班我会告诉他们这个小组最可爱最帅的同学展示,大家都积极踊跃准备了。总而言之一句话,接纳才能改变,作为老师首先接纳自己才能改变孩子。谢谢。--[17:26:23]
  • [李平]: 改人就是改我,无非就是改我,从学生这个层面,我带的班级叫盛开的班,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从改我开始做起。作为一个老师,班级的主导改老师是更重要的,我个人的历程之前我是急性子的人,为了做好一个班主任给自己设定一个咒语,每次看到让我发急情况就默念三遍冲动是魔鬼。后来带上海奇葩三班真的是太离谱的孩子,冲动是魔鬼已经不管事了,又设定了一个咒语我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我来救你们来了。我不压抑自己不压抑别人,不转移自己不转移别人,生活给了我创伤我接纳,不再继续撒盐,为了让自己第二天平和面貌继续面对奇葩班的孩子们。--[17:26:13]
  • [杜金山]: 局长、校长、老师。局长是行政推动、专家引领、典型带动、评价总结。校长是借助文化力量就可以,校长只干一件事就是化文,老师一定在这个方向下发展。作为老师怎么改变孩子,孩子是最容易改变的,因为人都是环境的产物,要明确这点就很好办。第一让所有孩子明白发展是自己的事,自己对自己负责。第二创造发展最好最优的环境,那个环境是带给文化指向的环境。谢谢。--[17:25:50]
  • [张雷]: 无论是教师群体,还是孩子群体,在崔校长报告当中更加深切体会到这一点,谢谢。--[17:25:32]
  • [张雷]: 改造人恐怕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恐怕有的时候不能谈谁改造谁,更多是这个团队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也就是你的灵魂是什么。我们从杜郎口身上学到了学生第一,学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有四句话,第一每个学生都不同,第二每个学生都尊贵,第三每个学生都会站出来,第四每个学生都会互相成就。--[17:22:45]
  • [盛国友]: 李炳亭先生已经支招了,不需要我们重复的。课改和非课改比起来,第一是人学还是非人学,人学标准是这个校长、组长把学校里变成一个企业,核心产品是什么,如果一个校长回答我的产品是学生,那你非人学,产品就是我们课堂,提供什么样的课堂就相当于妈妈提供什么样的营养给孩子,营养出了问题就有问题。什么产品提供学生,学生就会是什么样的发展,把学生当产品,绞肉机式的教育就是现在传统的课堂。这个产品是妈妈怀胎十月拿出来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提供什么样的教育,提供符合人成长的教育。你所从事的就是人的教育,谢谢。--[17:21:54]
  • [主持人]: 时间不多了,请在做的嘉宾,简要概括下你们的课改,治校、教学策略。--[17:21:29]
  • [崔其升]: 我说了这点大家也就想到了改革,孩子的情绪是课堂的灵魂,情绪不高,士气不足,精神状态是不得不完成任务是办不好的。--[17:18:48]
  • [崔其升]: 第二,在课间操的舞台上,杜郎口形成了一种惯例,上完课间操学生在那里拖,今天我初二生物,明天也许初三的历史,都得有几个学生守着全校师生报家门,表达看看声情并茂的现场。舞台不单是光生物了,语文好了语文代表几个学生跟其它的对抗,当然语文好。这个好让下边学生老师两组学生心里头有感觉。我在现在课堂转李新语文课上有一个学生有震撼力,你这个孩子你是了不起的人才,你看你做事的这种执著、忘我。就把他叫到前面展示一番。所以我已经悟透了学生在现场不单单只是对的,甚至他超水平发挥,比我们标准答案还有创意,不单单是这个。--[17:18:22]
  • [崔其升]: 最近,有些人问我课堂将走向何处?我说,现在课堂解决了学生的独立,课堂的真谛在每个孩子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五六年前说过一句话,老师的最大悲哀就是包办,包办代替导致了孩子什么都靠你。我就有意识让学生担当,比比赛赛,看学生内心生发出来的我不甘人后,没超过别人心里有不服气。我一直在讲,学生本身不是什么事,内心这种意愿有种内驱力发生,这是教学当中的第一关键的事。--[17:17:50]
  • [崔其升]: 老师们在这里有个误区,语文这个学科就是有一种教育意义,有种感染性,数学是个理科,理科重点部分得声强。--[17:17:26]
  • [崔其升]: 我现在正在做这个。我说根据我的理解人的记忆力,人的突破在哪里呢?就是在我挚诚、真诚、忘我的那一瞬间。这一学期我也跟教育局表态,我说我一般情况下原则上不再外出,我把身子固定固定,就在杜郎口小舞台上,亲自号脉,亲自把关。今天是周日,上周五早上四点钟我就睡不着了,我看了看课堂上语文不错,展示、表达、背诵、注解、扩展,非常有韵味,陌生人到那里听就走不动道了。可是其它学科都不行,五点多我给张校长发信息,我说今天早上我有点灵感,结果他打过电话来,他说直接电话告诉我吧。一把反思会,原来的评课,谁的名词高,谁奖励谁处罚不要了,语文老师带两个学生,数学老师带两个学生到现场,语文同学他的演讲也好那种感染让别人一听心里有种震撼,这个学生的口语,这个学生的眼神就会说话,面目表情丰富多彩。数学也能每个符号都背下来,但是数学孩子的热情,内心那种一团火的感染力不行。--[17:15:08]
  • [崔其升]: 可是,与我的教育观念,课堂制度差的还远。2014年暑假过后,现在已经重点突破的是每个孩子在空间里他站出来讲的兴奋、热情、激动、感召力、穿透力,有没有磁性。他个人的这种品位、气质、精神状态,他的演讲,他的注解,他对这个知识的剖析,抑扬顿挫,整个身体的自然状态,身体的语言合不合拍。--[17:14:41]
  • [崔其升]: 今年暑假里,我跟老师们在一起讨论,给领导班子开过好几次会。我说2014年暑假前的这十来年算是做了成本,课堂是有一些变化,甚至在某些人眼中杜郎口已经做得风生水起,尤其在中国教师报一次八个版,多少次,去的人也不少。--[17:14:02]
  • [崔其升]: 五六年前的时候有,中央台的记者来过杜郎口采访,他说,让我用最简单的表述说一说你弄的这个事和传统当中,或者和杜郎口的前身有什么不一样。我当时也没有过多的思考,我说也许咱们更多的教学它在意识当中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任务、教学计划、达标率,这个题一题多解、课后反思、重点、难点、考点,这些都是文本或者叫做知识。我越来越觉得课堂是人,是每个孩子,把课堂这个事发展好了,学生在课堂上一定不单单是能够自动站起来。用专家说的话把时间还给学生,把空间还给学生,把机会还给学生,把快乐还给学生,当时这位专家听了课之后说了这么几句话。--[17:13:30]
  • [主持人]: 我们进入第二个问题。今天的报告听完之后,我发现不管崔校长还是李炳亭主任,其实他们谈的核心课改就是“改人”,教育即是人学。那么,我想让每位嘉宾谈的是如何解决人的问题。而这恰恰是最复杂最难的问题,我相信崔校长今天谈课改是改人,教育是要转变人的这样一种观点,也不是从他改革第一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肯定也是在改革中走着走着发现不改人不行。所以,他今天始终在谈改人。那么给校长支支招,我也想改人,台上几位嘉宾有什么招。--[17:06:46]
  • [主持人]: 还想与大家共同分享见证的细节。今天上午,会前很多代表都想与崔校长合影,写几句话。当然有一定知名度似乎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我们在门口等着崔校长上车,等了很长时间没来,当我们再回来看的时候,崔校长意思是一定要满足每个人的想法。我想,一个人只有时时刻刻目中有人,心中有人的时候,这个人才有大气。所以我们共同掌声向崔校长致意。--[17:04:13]
  • [主持人]: 在几年前我跟崔校长只见过两次面,有一次打电话联系一个事情,当我电话拨通的时候,崔校长立马就叫出了我的名字,当时我真的内心非常温暖,第一,我就是一个报社里的小记者,我和崔校长见面也不是单独见面,也就是在吃饭的时候说说话,没有更多的接触。但是他不仅记得我的名字,还知道我的电话,他没有存我的号码,只是记忆力特别好。 第二是陪一位专家在学校参观,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学校给的量大,我是吃不完的,但是崔校长是光盘行动。--[17:03:57]